第九章 盗帅留香

  逍遥侯和冰冰这一部族都是天赋异禀,无论资质,悟性俱是世间罕有,也许正是如此才会为苍天所妒。

  逍遥侯虽是冰冰的哥哥,却从未传授过冰冰武功,冰冰单只是靠着自修自悟不足十八岁,一身武功就已不下江湖一流高手,可见其超卓的天资。

  无论如何,教导一个聪明人总比蠢蛋要愉快得多了。

  相对于王动现如今武学上的造诣,这只是举手之劳,结合冰冰自身所学,他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全新演绎创造出了一门,现阶段最为契合冰冰根骨的功法。

  “随手创出的功法,就不逊色当今任何一部神功秘典吗?”

  冰冰看在眼中,惊在心里,仔细体悟着全新的心诀,体内气息缓缓流淌,气劲转圜之间犹如行云流水,没有丝毫阻滞凝顿,仿佛飞鸟翔空,鱼儿渡水那般自然而然。

  武林中顶尖的神功宝典,屈指算来也就那么几种,譬如少林秘传易筋经,金刚不坏神功,武当太极拳经,神水宫主水母阴姬的内功心法,大侠铁中棠修行的嫁衣神功,魔教秘典等等。

  冰冰虽然以往从未踏足江湖,可身边有着逍遥侯这等枭雄以及玩偶山庄内众多高手,她在武学上见识却是极高,立刻知晓王动拿出的这门功法绝不逊色江湖上的顶级秘典,最为难得是这门心法乃是为她量身订做。

  她修行起来几乎没有关隘,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自身的精进。

  落日映霞。

  又是黄昏。

  清风之中飘着丝丝缕缕清淡,雅致的郁金香气息,楚留香仿佛将整个人融进了空气里,没有一丝一毫的份量,随风而动,身影微晃之间,人就掠出数丈开外。

  他正在急速奔行。

  江湖上若说谁的武功最高,或许是众说纷纭,但要谈及轻功第一,只怕九成九以上的江湖人第一时间都只会想起一个人。

  踏月不留痕,盗帅楚留香!

  楚留香的轻功几乎被渲染成了一种神话,甚至有许多人认为他比飞鸟更灵活,比苍鹰更迅疾。

  只有真正见识过楚留香轻功的人才会明白,这并不是毫无根据的传言。

  但是,楚留香现在却只恨自己还是不够快,最好能有那传说之中的缩地成寸之能,一步就跨越到南少林寺中去。

  这一段时间,楚留香一直被一件谜案困扰着,十数位江湖豪杰之死,神水宫的‘天一神水’失窃之谜乃至丐帮帮主南宫灵在他面前饮下毒酒身亡。

  这重重迷雾如今都已被揭开,可惜楚留香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只因所有谜团剥开后,一切指向的幕后真凶竟是他的一位朋友。

  “无花啊无花,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楚留香喃喃自语,心中也不免生出了些许紧迫和忧虑,按照他的推测,无花下一个谋害的对象正是莆田少林方丈天峰大师。

  一声钟鸣,回荡在原野山林之间,楚留香心神一震,朝前望去,莆田少林赫然在望。

  莆田少林寺虽不如嵩山少林之气派宏伟,但这沉浴在茫茫暮色中的古刹,亦自有一种神秘的美。

  可惜现在这份宁静安详的美,已被来自五湖四海,成群结队的江湖人打破。

  楚留香眉头紧皱,抬眼张望,心中也自吃了一惊。

  “难道我来晚了?天峰大师终究还是被无花暗害得逞……。”

  这些时日楚留香全部精力都用在追查那位“神秘黑手”,却是不曾听闻“天魔血手”的事迹。

  只看到寺院山门外几位庄严威重的大和尚领着众多僧众,神容皆肃,透着法度森然的气魄,正与四面八方赶来的江湖武人对峙。

  拥堵少林山门的江湖人数百上千,鱼龙混杂,三教九流俱有,声势浩大,蜂拥着朝着少林僧众压迫上去,态势咄咄逼人。

  楚留香一眼扫去,竟认出了不下二十位成名高手,最终他的目光凝注在一众僧众排头前,须发斑白的老僧身上,又是暗暗惊异。

  “天鸣大师!想不到连他老人家也出关了?”

  楚留香吸了口气,南少林的“天”字辈高僧仅存三位,领袖方丈之位的天峰,传道授业的天弘,而这天鸣虽是前两者的师兄,但在江湖上的名气却是最低,据说天鸣自拜入少林以来,就从未离寺半步,近三十年来更是深居简出,只顾着闭关参禅,精修佛法,即便是寺内僧众想要见他一面都是极难。

  而今天鸣大师破例出关,显然是少林大事发生,这个时候楚留香也意识到不对,眼前景象似乎与无花无关。

  “那件东西也不是你们少林的,你们凭什么占为己有?”

  “出家人讲究四大皆空,你们这群秃驴却自私自利,贪婪成性,连拿出来看一眼都不答应吗?”

  “交出来!!”

  “少林今天若不给我们一个说法,我们就不走了……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