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9章 燕十三的消息!

  这熊孩子叫做谢小弟或者谢小狄,名字取得这么随便,也难怪他会愤世嫉俗,认为自己的出生是个错误。,x.

  他的父亲是翠云峰,绿水湖,神剑山庄三少爷,天下无双的剑神谢晓峰。

  他的母亲明面上是慕容世家的大小姐,这一代的掌舵者,暗地里更是威慑天下武林的天尊。

  无论是谁有这样显赫的出身,这个人都必当是接受了诸天神佛的赐福,生来就该是天之骄子,但是谢小弟却从未享受过半点该有的尊崇荣耀。

  不管是神剑山庄还是江南慕容都绝不会承认他,只因对于视荣誉,名声胜过生命的世家而言,他的存在本身就是莫大的耻辱。

  所以中二少年谢小弟开启了他的作死之路。

  铁剑红旗断裂开来,跌落尘埃,谢小弟像是做了什么得意之事般,依旧哈哈大笑着。

  现场霎时寂静,紧接着人吼马嘶,红旗镖局所有人目眦欲裂,双眼赤红,一个个狂吼起来。

  这一面铁剑红旗上系着红旗镖局上上下下两千余口的身家荣誉,不管是谁侮辱了这面红旗,他们都必须去拼命,拼命让对方付出该有的代价。

  ——血的代价!

  尤其那被谢小弟一拳打下马背的护旗镖师,脸色煞白,浑身发抖,率先怒啸一声,已拔刀朝谢小弟斩去。

  谢小弟年纪虽轻,武功却是不弱,但红旗镖局既能名震大江南北,威慑黑白两道高手,亦非等闲之辈。

  红旗镖局的镖师就没有一个怕死的。

  刀口舔血的江湖人,不怕死倒也没什么了不起,不过红旗镖局的镖师不但敢拼命。而且无一不是硬茬子。

  倏忽之间,寒光闪动,杀气沸腾,弥漫长街之上,随着那护旗镖师出手,紧跟着就有十几口形式各异的兵器同时杀到。

  谢小弟纵然有心作死。但若被人乱刀分尸,这种死法他却是万万不愿意的,所以他身法一展,拳法并用,展开了反击。

  然而这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,七招之后,谢小弟已只剩下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,又过三招。谢小弟前胸被刀锋贴着划开,碎开一道血红的口子,后背臂膀也被刺了一剑。

  他左支右绌,险象环生,至多只能再支撑三、五招。

  刀光挥舞,剑光如匹练,突听‘叮’的一响,一道寒星破空。猛地击打在其中一口刀锋上,紧跟着激溅反弹。又打中另一口刺出的长剑,刹那间只听叮当乱响,宛若雨打芭蕉。

  一口口刀剑,奇门兵器俱被击断,跌落地面,又听‘啵’的一响。那一点寒星也已坠地,众人凝目看去,不由得大吃一惊,那竟然是一粒圆滚滚,黄豆大小的珍珠。

  区区一粒珍珠。居然击断了十数口兵刃,这是何等可怕的速度和力量?又该是何等高明的眼力和技巧?

  在诸人惊震的目光中,谢晓峰不知何时已站在镖车之上。

  王动立于窗前,看着谢晓峰轻描淡写的出手,一击便破去了诸人围攻,当真如同鹤立鸡群,威风凛凛,他眼底却闪过一抹莫名之色。

  不管是谁刚碰了别人的老婆,再看到正主时,都难免会有些想法的。

  王某人也不例外。

  虽然有些想法,倒还不至于出手。

  谢晓峰一身剑法武功固然称得上高明二字,却也未必高得过当年的西门吹雪,白云城主叶孤城,也未必就及得上纵横七海,啸傲胜王侯的五色锦帆之主紫衣侯或踏海东渡而来,一剑平天下的东海白衣人。

  孰强孰弱,唯有双剑相交,开启生死之战那一刻方才能知道。

  王动一路走来,已见识过太多的绝顶剑客,谢晓峰已不足以令他动容。

  所以他今次进入这个世界,目标很明确,唯二而已。

  其一自是见识那一着剑法之中的巅峰,夺命十三剑的第十五种变化,其二即是如意天魔,连环八式,或者它的另外一个称呼——魔刀!

  慕容秋荻这次到来,带来了燕十三的消息,天尊组织已经掌握了燕十三的行踪,至于魔教的踪迹,确切的消息便连天尊也难以打探出来。

  天尊对于魔教隐没之地,给出了三个推测。

  一是隐伏于西域,二是泛舟于海外孤岛,三是化整为零,出没于朝野、市井,魔教中人有的可能入朝为官,有的或成为了江湖隐士。

  王动对此不强求,得之固幸,失之也不必遗憾。

  王动目光投向场中,凝注在谢晓峰身上的时刻,谢晓峰立时生出强烈感应,浑身寒毛炸开,涌动着一股剧烈的压迫感。

  他面露凝重之色,微一抬头看去,便瞧见了屹立三楼窗沿前,一派悠然的王动。

  察觉到谢晓峰目光投来,王动唇角噙起一缕微笑,举杯微微示意,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。

  谢晓峰微微一怔,但场中急剧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