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7章 暴怒的丘处机!

  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黄药师一身功力何等之了得,或许他掌力磅礴大气不及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,凌厉刚猛又逊裘千仞铁掌一筹,但这一掌击出仍是挟风带雷,威势骇人,岂是**凡胎所能抵挡?

  所以,朱聪死!

  死得毫无悬念,他的身体如被雷霆击破,四分五裂!

  砰!砰!砰!!!

  碎裂的残躯仍被雄浑的力量所裹挟,撞向酒肆四周,老朽的桌椅一撞即碎,一柱横梁也被撞得摇晃不止,直欲坍塌,无数散碎瓦片滚落下来!

  木墙上亦是塌陷出一个个窟窿!

  柯镇恶,韩小莹等五人怔怔的瞧着这一幕,眼睛仿佛瞬间没有了焦距,因极度的惊震而脑袋一片空白。

  直到半空中鲜血如雨流泻,嗤嗤四散的冰冷血雨,撒落在五人脸上,方才发出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嘶吼。

  “二哥!”

  “二弟啊!”

  “黄药师,你这个狗贼!”

  鲜血浸染的破旧酒肆内,响起柯镇恶凄厉无比的咆哮:“二弟啊二弟……你死得好惨……黄药师,你这个老畜生,杀我二弟……我柯镇恶对天起誓,从今以后与你誓不两立,不死不休……哪怕粉身碎骨,也要报这血海深仇……!”

  韩小莹雪白的脸颊垂下泪来,声音似杜鹃泣血:“黄岛主,你好狠辣的杀手啊……!”

  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噗!

  黄蓉忽然抬手抚住胸口,她莫名的感到阵阵气闷兼且心跳加剧,仿佛有什么极为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一般,令她直感觉到心烦意乱,神思不属。

  不过在场诸人无一发现她的异状,即使是郭靖,此刻也正因全真七子和王动之间越来越浓烈的火药味犯愁不已。

  “狗贼!”尹志平咬得牙齿咯咯作响,声音似是从齿缝里蹦出来,面目极是狰狞。

  王动却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。似乎多看他一眼便是浪费生命。

  尹志平再也按捺不住愤怒,呛啷一声,腰上所悬长剑出鞘。

  但他的剑毕竟没有刺出。

  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尹志平剑锋一按,便使得长剑返入鞘内。

  出手制止尹志平的是丘处机。不是他多么的宽宏大度,而是丘处机很清楚,以尹志平的武功剑术,出手攻击王动,那只是自取其辱罢了!

  丘处机脸色阴沉似水。冷声道:“姓王的,你今日若不给我们一个说法?那就休怪贫道剑下无情。”

  他这时候也不再称呼‘王少侠’了!

  王动摇了摇手指:“你不行!”

  丘处机闻言怒极反笑:“竖子,好狂妄的口气。”

  一年前大都一役,长街之上,王动独自一人便能与完颜洪烈手下多位高手交锋,更是临阵斩杀了‘三头蛟’侯通海。

  但是丘处机仍然不认为自己会输!

  周伯通小声嘀咕道:“你真的不行。”

  对这个不靠谱师叔拆台的话,丘处机只当没听见,仍是拿一双鹰隼般的目光逼视着王动。

  王动对其刀锋般锐利的眼神视而不见,笑了笑道:“你全真教位于金国境内,金人素来欺凌宋人。乃是家常便饭,想必也时常有些不忍目睹之事发生,据闻丘道长乃是金国贵族座上宾,常常与金国上层,达官显赫高谈阔论,清淡论道,好不清贵快活!当时可曾向这些金国权贵讨要一个说法?”

  丘处机低喝道:“竖子,休要顾左右而言他。”

  王动摇头轻叹道:“果然是事不关己,闲事莫问,唯有自身有了切肤之痛。方才值得一问。”

  马钰语气沉凝,泛起一丝怒气:“岂有此理,阁下莫非是欺我全真无人否?”

  王动淡淡道:“今日之后,全真派可能真的无人了!”

  他竖起一根手指。一一点过全真七子,又点向了周伯通:“你们八个人加起来,或许能在我手中撑过八招。”

  “一人只能在你手上走过一招?好!好!好!贫道这一生之中,倒是从未听过如此狂妄无知之语!”郝大通冷笑道。

  其余六子闻言亦是怒火中烧,马钰,刘处玄。王处一较为沉得住气,只是心头暗怒,眉梢挑起,而丘处机,孙不二等人脾气火爆,长剑已握在了手中,直欲拔剑杀出。

  王动平静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老顽童或许能在我手中走过七招,你们七个人加起来,勉强抵得住一招!”

  此言一出,全真七子勃然色变,那还忍耐得住。

  洪七公,郭靖相视苦笑,知道一场恶斗在所难免。

  黄蓉平时最好热闹,作为一个深具熊孩子属性的存在,天生就自带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属性,可这时却仍是黛眉微蹙,一副神不守舍-->>